馮毓鵬接受採訪時照片。
馮毓鵬和合伙人投資開發的挖礦機芯片和主板。
  全國比特幣圈子小有名氣的
  蘭德礦局老大:

  挖礦賺錢

  普通人用這招不靠譜
  這幾天,幾乎所有比特幣炒家神經都是繃緊的。5日央行等5部委聯合印發《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》後,比特幣價格已經從當日最高7000餘元狂跌到昨日4000多元。
  “白手起家,幾臺電腦挖礦掙上千萬身家;瘋狂暴漲,3年價值翻番百倍不止……”此前,各種關於比特幣的傳聞牽動著普通市民的神經。瘋狂漲跌的比特幣,當真能讓人一夜暴富?
  近日,重慶晚報記者採訪了數名本地比特幣資深挖礦玩家。透過他們的故事,或許你就能明白比特幣讓人瘋狂的真相。
  重慶晚報記者彭光瑞 彭洋
  首席記者 冉文 攝影報道
  合伙投入百萬元

  明年初才能投產
  “電費成本超過50%鐵定虧本”
  “他是蘭德礦局的老大啊,圈裡很出名的。”12月7日,重慶晚報記者第一次與馮毓鵬見面。一同前來的比特幣玩家在得知他的名號後,流露出了幾許驚訝和崇拜神情,悄聲告訴記者,面前這個40多歲的中年男子,在全國比特幣圈子裡小有名氣。
  玩家介紹,比特幣是2009年由電腦軟體計算產生的虛擬貨幣比特幣,最早因為歐美社交媒體的喜愛以及對歐洲危機的不安,成為玩家談資和網絡支付手段,從不足一美分交易價格開始上漲,演變為全球最熱門投資產品。今年,比特幣受到中國玩家熱炒,最高價格暴漲到1000美元以上。
  因為挖礦點不在重慶,馮毓鵬在接受採訪邀請後,特地帶來幾款展示品,包括他創辦自製的挖礦機芯片,還有比特幣粉絲眼中的傳說神器———美國蝴蝶礦機。他打開筆記本電腦上比特幣錢包,赫然顯示:89.307……按照當天比特幣6000元左右價格計算,這些比特幣可以在交易平臺上賣成50多萬元。
  獲得比特幣的辦法有兩個,一是下載軟件挖礦(網絡上每個p2p電腦計算產生),二是在網絡交易平臺買入。不過,靠單個電腦挖礦獲得比特幣耗時太長而且產出很低,所以,大多數人都從交易平臺買入炒作。“挖比特幣不是靠一個人、一點錢就能完成的,所以大家抱團。這就是礦團。”馮毓鵬口中的礦團,就是蘭德礦局,是一群比特幣玩家共同投資組成的一個團隊。
  馮毓鵬說,他以前從事過與電子相關的工作,曾兩次開辦廣告公司,但都以倒閉收場。今年3月,在網上無意中看到比特幣新聞後,他仔細進行了研究:“這個東西有搞頭。”隨後,他在網上認識了國內一批玩家,大家達成一個共識:一個人挖礦沒賺頭,形成合力才能獲利。“大家都相信我,讓我牽頭。”馮毓鵬說,最初大家抱團挖礦,不久整合為蘭德礦局,股東51人,投資近百萬元。為了控制投資風險,每個股東的股份不超過10%。“我是大股東,股份只有6%。”
  根據產生比特幣的計算辦法,最初4年會產生1050萬個比特幣,這個數值每4年減半,最終不超過2100萬個。比特幣目前數據結構,最小單位是0.00000001比特幣,即1聰。之上還有微比特(0.000001比特幣)、毫比特(0.001比特幣)和比特分(0.01比特幣)三個單位。挖到不足1個比特幣,就可以拿到網絡平臺交易。所以,誰能更快挖到更多比特幣,就取決於電腦配置高低。最初,蘭德礦局打算購買國外礦機,後來發現行不通。馮毓鵬說,五六月訂購的算力3G的蝴蝶礦機,在美國官方網站訂購後排到幾萬位,拿到礦機要幾個月。“按照比特幣全球算力增幅和挖礦難度增幅,這種礦機幾個月後就會大打折扣。”
  馮毓鵬決定自己做礦機。他前往杭州等地,聯繫專業芯片製造廠家,從國外訂購大量運算芯片。“國內能自己生產礦機的組織不超過5個。”他揚了揚手上一塊綠色電路板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這是第一批由他們自己設計生產的挖礦機,單個算力2.8G左右,耗電38瓦左右,能夠大量集成運行。
  有了礦機,就需要廠房。“必須符合幾個條件:不擔心噪音、電價便宜等。”馮毓鵬說,按照現在的挖礦難度,他規劃的礦廠預計功率200千瓦左右,相當於一個普通居民小區用電量。每月電費按民用電價計算超過8萬元,按階梯電價超過10萬元。所以,他將廠房選在四川省都江堰市一座廢棄塑料廠。馮毓鵬稱,已和對方談好相關事宜,預計明年初就能開工,很可能成為西南地區最大算力的比特幣工廠。
  “我對收回投資成本還是信心十足的。我計算過,電費是成本的主要構成,每月10萬元電費,大約占產出的10%左右,還有一定贏利空間。如果電費成本超過50%,那麼挖礦就鐵定虧本了。”馮毓鵬說。
  輟學大學生靠技術入伙

  月收入4000餘元
  “最後接盤的人多半血本無歸”
  12月5日上午,重慶晚報記者撥通廖啟龍電話時,電話那頭傳來震耳嗡嗡聲,以至於不得不以吼的方式完成通話。見面後,廖啟龍解釋,當時正在挖礦機房維護設備。
  廖啟龍,22歲,梁平人,原重慶工商大學經管專業學生,後來退學,做過多種兼職。“我想早點賺到人生第一桶金,然後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廖啟龍稱,去年接觸到比特幣,意識到自己的目標可能會實現了。
  挖礦需要資金和設備,廖啟龍四處找人合伙投資。然而,幾乎所有同學、親友都拒絕了,都說他打了雞血,搞網絡傳銷。廖啟龍也不多作解釋,“他們根本就不懂這裡面的價值所在,解釋也是浪費時間!”
  採訪中,聊到其他話題,廖啟龍一副事不關己樣子,但一說到挖礦就興奮起來,一口一句“你知道不”,“你相信不”,不時拍拍記者肩膀,興高采烈解釋設備、原理及價格。
  廖啟龍說,他學會了調試礦機,今年初找到了投資人,賺錢方式也作改變———不再挖難度越來越大的比特幣,轉挖難度較低的萊特幣。
  9月,投資人投入10多萬元買了9台挖礦機,機房租在江北區紅旗河溝一個居民小區。“租小區就是看中民用電,9台礦機加上一臺用於降溫的8匹空調,一個月電費1000多元。商業用電成本太高了。”
  廖啟龍的合伙人拒絕他人進入機房。11月7日下午,廖啟龍從機房特意搬出一臺挖礦機,在紅旗河溝渝通賓館旁一個廠房中,給重慶晚報記者進行了演示。
  這台挖礦機其實就是一臺特製電腦,機箱被改裝成一個架子,架上放著6張頂級ATI圖形顯卡,所有顯卡都連接到電腦主板上同時工作。
  廖啟龍稱,萊特幣目前還沒有集成度很高的礦機,必須使用電腦顯卡才能挖礦。要把多張顯卡連接到同一臺主機上,並非人人都會。所以,投資人才願意和他合作。
  礦機24小時不停機,但廖啟龍很輕鬆,只需每天上下午巡視一次機房,每次約一小時,其餘大把時間自由安排,每月分到4000元左右。
  他坦言不願進機房。“那麼多礦機放在一個密閉空間里,降溫風扇噪音太大了。”另外,機房裡的電磁輻射也不容小視。
  雖然挖的是萊特幣,但他還是在打比特幣主意。“比特幣更成氣候。”廖啟龍說,目前1個萊特幣價值大約人民幣195元,遠比比特幣便宜。他們將一部分萊特幣兌換成比特幣,一部分套現,剩下一部分以待升值。
  廖啟龍明白,這不是一件長久事業。“不管是比特幣還是萊特幣,說白了都是炒起來的,政策和大莊家的影響是致命的。”廖啟龍告訴重慶晚報記者,一旦賺夠心理預期立馬閃人。“最後接盤的人多半血本無歸。”
  你想自己挖礦嗎

  一個月倒賠45元
  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:就算只有一臺家用電腦,一個普通人也能在家挖礦賺錢。
  這是真的嗎?重慶晚報記者請資深礦工馮毓鵬進行了演算。
  同步數據太漫長
  在馮毓鵬指導下,重慶晚報記者下載了一個叫做Bitcoin的軟件,這就是比特幣交易和保存的錢包。下載之後,必須同步網絡上近200周的交易數據才能正常使用。這個同步時間通常相當漫長,大約需要一天。
  有了錢包,還需要挖礦軟件。挖礦軟件種類繁多,普通用戶在使用時需要參看詳細教程。
  軟件準備完畢後,需要選定一個礦池。目前國內外有眾多礦池供選擇,國外大型礦池很多已被屏蔽。
  最後,用自己註冊的礦工號登錄挖礦軟件,就可以挖礦了。
  家用電腦挖礦賠錢
  “以現在難度繫數,普通家用電腦挖一年也難有收穫。”馮毓鵬說。
  他進行了一次計算,假設一張普通顯卡算力是200MH/S,滿載運算功率150W功率。那麼,不算顯卡本身成本,僅電費一項,挖礦24小時會虧損1.49元,一個月虧損44.79元。如果算上一張顯卡上千元的成本,更是血本無歸。
  所以,靠個人電腦挖礦,絕對是虧本買賣。
  小型礦機難回本
  重慶晚報記者瞭解到,淘寶上一個300m的USB挖礦機大約200~300元,功率5瓦左右。馮毓鵬按這個數據進行了計算:如果不計算礦機成本,按照當前難度繫數24小時不間斷挖礦,每天有0.93元收益,一個月下來收益27.85元。如果要收回250元成本,在挖礦難度不變的情況下需要8個月。
  不過,挖礦難度繫數每12天增加20~30%左右。這樣算下來,從現在開始挖礦,永遠也別想收回成本。“普通人想通過挖礦賺錢不靠譜!”馮毓鵬說。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訂作傢俱

zy99zyyt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